账号通
QQ登录  新浪微博登录  支付宝登录

账号  

密码  

1891

查看

0

回复
主题:对联基本知识~摘自素颜日志 [收藏主题]  
沉寂远桥寒号鸟 当前离线

55

主题

0

广播

1

粉丝
级别:实习生

用户积分:808 分
登录次数:63 次
注册时间:2012-10-10
最后登录:2013-3-6
沉寂远桥寒号鸟 发表于:2012-10-15 10:31:00   | 只看该作者 查看该作者主题 楼主 

对联基本知识
            

一、景点联

  作为一种语言艺术,对联创作必须充分掌握极度的概括特征,以最精练的形式唤起人们的美感。要避免文辞堆砌的阳春白雪,也要避免庸俗直白的下里巴人。

沈德潜指出:“有第一等襟抱,第一等学识,斯有第一等真诗。”为此,作者平时要加强自己的思想修养,扩展自己的胸谋,开阔自己的视野,到时候驾驭大的题材就不会无处落笔了。

1、立意

  诗以意为主,楹联也如此。王夫之在《姜斋诗话》里指出,“无论诗歌与长行文字,俱以意为主,意犹帅也,无帅之兵,谓之乌合。

李杜所以称大家者,无意之诗,十不得一二也,烟云泉石,花鸟苔林,全铺锦帐,寓意则灵。”意,就是楹联中的“题旨”,作者写一副楹联作品,总要有个明确的感情。没有立意在先,再好的文辞、再好的技巧,也只能是文字的堆砌。

一副楹联,不仅要寓意明确,还要立意高远。古今名联,或言及风物,或追溯历史,或以文采见长,或以技巧取胜,而成佳构。如明嘉庆进士陈大纲写的湖南岳阳楼联:

  四面湖山归眼底;

  万家忧乐到心头。

此联独辟蹊径,写风景,言简意赅,只在出句点破而已。下联笔锋突转,从四面湖山的空旷即而想到万家忧乐,这是全联的主题所在,立意也就在于此。作者若没有真挚的怜悯之心,是绝不会写出这样的联句的。

立意,也叫命意,是对联之前提。对联具有广泛的社会效应,因此,作品首先要做到主题明确,意象清晰,概念具体。你要写什么,怎么写,均在立意之中。应该说,艺术的提炼往往来源于笔前的立意,点晴之笔往往来自于熟虑的思考和机智的文采。

请看山海关一联:

  群山尽作窥边势;

  大海能销出塞声。

联语道出“山”、“海”之气势,巧用“窥边”、“出塞”二词,拟戍边将士,透出了山海关这一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历史负荷的重要性。作者犹如向人们述说历史,把人们牵回那烽火硝烟的岁月之中。立意可谓高妙、奇绝。被人们视为不可多得之上品。

2、取象

  取象,或称物色,就是选取意象,这是在楹联立意之后不得不考虑的问题。那么什么是意象呢?所谓意象,即是楹联中带有作者主观感*彩的形象。

换句话说,就是作者在构思时直接浮现于头脑中的多种形象,借以表达自己的一种思想情感。平时我们所说的触景生情,这个“景”就是我们说的“象”。

请看刘坤一写的题滕王阁联:

  兴废总关情,看落霞孤鹜、秋水长天,幸此地湖山无恙;

  古今才一瞬,问江上才人、阁中帝子,比当年风景如何。

作者在上联巧妙地摄取了“落霞孤鹜”、“秋水长天”、“湖山” 等物景,以哲人的眼界,向人们提出了世事兴废的自然规律,下联引出此时与当年的时空差,相比这下,今昔对照,令人在时代的变迁中引发怀古幽情。若无上联出自王勃《滕王阁序》中的定格之景,便不会有下联作者要抒发的感慨之情。

作者依稀在告诉人们,“此地湖山”历经风雨沧桑而依然无恙,得来之不易。言外之意,也多少道出了滕王阁的佳丽风光。

在这里,意象的作用不仅仅是比较价值,更重要的是它能使读者从中产生联想,给人们展开一种广阔、恢宏的艺术空间。因此,一副好联,必须有一较为确切的意象,才能将自己抽象的情感化为具体的形象,使读者感悟到你真正的立意所在。 刘勰在《文心雕龙物色》中认为,感情由于景物的感触而发生,随着景物的不同而变化,因此,山川的壮丽,可以启发作者的文思,触景生情,才能用语言将所要抒发之情描写出来。

这样的对联,在风景联、名胜联内,比比皆是,无所不在。请看陈炽所撰九江烟水亭联:

  胜迹表宫亭,况恰当芦阜南横,大江东去;

  平湖波烟月,谁补种四周杨柳,十里荷花。

此地乃当年周瑜点将台处,宋代理学家周敦颐曾在此讲学,取“山头水色薄笑烟”诗意,名烟水亭。此联借“芦阜南横”、“大江东去”、“四周杨柳”、“十里荷花”等物象,为读者营造了烟水亭的佳丽胜景。更巧以“况恰当”、“谁补种”二句以成佳构,使得联内景色不虚,触之有物。可使读者神思驰骋于联外,而发怀古之幽情。

取象,特别要做到自然、真实。《文心雕龙原道》云:“龙凤以藻绘呈瑞,虎豹以炳蔚凝姿,云霞雕色,有逾工之妙,草木贲华,无待锦匠之奇。夫岂外饰,盖自然耳。”苏东坡也强调“文理自然”,并自道其文“如行云流水,舒卷自如。”这些见解,对于我们的对联创作十分有用。

要做到取象的自然真实,首先要对所写的景物或对象要有仔细的观察和研究,对写作对象有深入的了解。请看清人朱蓝坡撰东坡赤壁联:

  胜迹别嘉鱼,何须订异箴讹,但借江山摅感慨;

  豪情传梦鹤,偶尔吟风弄月,毋将赋咏概平生。

东坡赤壁古称赤鼻,也称赤鼻矶,在今湖北黄岗县城西门外。宋代大诗人苏东坡隐居此地时,曾作前后《赤壁赋》《念奴娇赤和壁怀古》等名篇。为与三国“赤壁之战”的赤壁相区别,在清康熙年间重修时,定名为“东坡赤壁”。《阳春白雪》一书在《念奴娇》 注释中写道:“‘人道是’者不过是供一般人的说法而怀古,并非东坡不知三国赤壁。”作者在联中证实了周瑜破曹的赤壁应在湖北嘉鱼县境内。

这一点苏轼在《赤壁赋》后记里有“江汉之间,指赤壁者三”,可见他是清楚的。后来一些好事者认为苏东坡弄错了地方,不断有人来“订异箴讹”,作者作此联匡谬,指出苏东坡不过是“借江山摅感慨”而已,作者的看法是正确的。

苏东坡是通过作品来表达对祖国河山的挚爱,反映了作者对人生的思虑。作品中所表述的豪爽旷达情怀,才是紧要之处,何必拘泥去考证哪里才是“赤壁之战”的故址呢?从联中可以看出,作者是对所写对象做了深入的考证。如果不是对历史的深思和熟虑,是无论如何也写不出如此佳联的。

其次是要用语贴切,即不可哗众取宠,也不能堆砌华丽辞藻。所谓用语贴切,就是内容要切人、切事、切地、切情等。比如为一纪念地题联,就必须对历史人物、历史事迹说得恰如其分,使人读之亲切、真实,有个性、针对性,最忌讳的是作品的概念化。 如“人民英雄永垂不朽; 革命将士万古流芳”之类的词,美仑美奂,却不着边际,是必须忌讳的。

请看安庆市徐锡麟烈士纪念楼联:

  登百尺楼,看大好河山,天若有情,应识四方思猛士;

  留一抔土,以争光日月,人谁不死,独将千古让先生。

联语气势磅礴,雄浑壮丽,一气呵成,然细心斟酌,联中字字句句都饱醮真情,用词得体,张驰适度,并无造作之辞

作者“登百尺楼,看大好河山”才引发“天若有情,应识四方思猛士”。此情此景,不禁发世人感慨,“留一抔土,以争光日月”,下联最后的“人谁不死,独将千古让先生”,则是作者惊世之笔,不禁使人们想起文天祥的诗句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,一语中的,铿锵有声,读后令人感慨万千。

还有一种抒情手法既不属于直接抒情,又不属于间接抒情,从字面上看似通篇写景,无一字涉及主观情绪,但作者思想感情已在不尽然中融化在其中了。如山东济南大明湖联:

  四面荷花三面柳;

  一城山色半城湖。

联中不掺入任何主观情绪,只将此地现实风景以直接的手法托出,俨然一幅风景优美的山水画。然而我们却不能说作者无“诗兴”之作。试问,如果作者没有热爱祖国,热爱生活的心情,又怎能写出这样饱醮情感,寓意舒展的佳作呢?古人云:“一切景语皆情语”即是此理。

二、图联(——二月川)

  1、观图:仔细观察画面上的景物人,准确把握画面的艺术特点,揣摩领会画面的内涵和题旨,确定自己题联表达的方向和主旨。

把握好上下联的关系:上联要给下联留下足够的应对和提升的空间——不能把画面中的人和景等构图元素罗列殆尽;表达的气势不能太强;同时要考虑上下联之间如何铺陈、转承等。

3、处理好题联与画面的关系:既不宜太实,也不可太虚,注意虚实结合,把握好虚实的分寸、比例。力争取得画龙点睛的效果(画是龙, 联是睛)。一般不宜简单罗列概括画面内容而了事,以文字的形式复制画面的内容终非上策。反之也不可脱离画面内容,信马由缰,下笔两句离画万里也是大忌。

题画联有何特征?如何拟好题画联?这是必须搞清楚的两个问题。对此,我作了一些粗浅的思考,不揣冒昧,和大家切磋一下,以期抛砖引玉

要想搞清楚这两个问题,我想首先得弄明白联与画的关系。题画联,题画联,顾名思义,即为画题联,题在画上的联。联与画,相映生辉;画与联,和谐一体。画是联之所本,联是画之升华;画如联之身躯,联如画之眼睛。画与联,相辅相成,相映成趣,正体现了中国画熔诗书印于一炉的特色。

所以,要拟好题画联,首先要品味所题之画。要品出画的风格、神韵、主题、寓意等等,然后才好下笔。

其次,要考虑如何切画。用什么方式切画,从哪个角度切画,应该有多种选择,不是唯一的。如果不能切画,联可能失之玄虚空泛,联与画必然脱节,即两 张皮,是为大忌。

这里我没有采用切题的说法,而是说切画,是因为就一幅具体的画作来说,许多情况下主题是不好确定的,也可以说主题是多解的,正所谓见仁见智。

再次,要考虑如何出画。题画之联,虽本于画,但绝非画的重复,也非画的文字形式。如果把画上的人物情景再用文字描述一遍,那是忒不聪明的。若既本于画,又高于画、妙于画,是为上品。所以,出画即是画之合理延伸,巧妙补充,有机升华。要揭出画外之意,咏出画外之韵。正所谓画龙点睛也。

切画与出画,其实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。既能切画,不使联成为无源之水,无本之木;又能出画,不使联成为画之无谓重复,语言复制,无用累赘,这需要把握好度,这就是艺术匠心了。这也可以表述为实与虚的和谐统一。

比如大家熟悉的苏轼《惠崇〈春江晚景〉》:竹外桃花三两枝,春江水暖鸭先知。蒌蒿满地芦芽短,正是河豚欲上时。诗里的竹子、桃花、江水、蒌蒿、芦芽、鸭子都是画上的景物。这是切画,当然这不一定是画上的全部景物,作者应该作了一番取舍。若仅此,不能算佳作。而是因为其中一句“水暖鸭先知”,才使这首诗具备了可以题于画上的资格,因为它写出了画中实无,意中应有的主观感受。

最后,要考虑风格的统一。即联的艺术风格应与画的艺术风格形成某种和谐一致。画是白描的,联也可以白描;画是写意的,联不妨也写意;画若是大气磅礴的史诗,联则不该是精致玲珑的小品吧(这也不取决于画幅的长短和联字的多寡)。当然这都不能绝对化,所以说是某种和谐一致。但绝不可形成画是关东大汉,联是小家碧玉的突兀局面。和谐为美。


对联的基本要求

字句对等。上下联句的字数及其句数要相等。

词性一致。上下联句法结构的对应位置用词的词类属性要相同。

结构对应。联文用词的构成、词义的配合、修辞的运用,上下联要对应平衡。

节律对拍。联文语句的语流节拍,上下联要一致。

平仄对立。联文用词缀句按节奏安排平仄交替;上下联对应节奏点位置的用字平仄要相反。

语意相关。上下联所表达的内容相关联,统一于主题。

关于平仄声调:

现在通用两种:平水韵(古韵),中华新韵(今韵)。可以通用,但在同一副联中不能混用。

避忌:

①合掌。(同义词重复)

②不规则重字。

③上联尾三仄、下联尾三平。

字数相等 内容相关 (基础要素)

    词性相当 结构相称 (语法要素)

    节奏相应 平仄相谐 (声律要素)

日志[转] 学习对联,有它不求人 2020.8.11 返回日志列表  

          学习对联,有它不求人

           文/墨香书苑.文韬   

名对名,动对动,

实对实来虚对虚,

数字上下两相望,

词类相当结构同。

上下两句字数等,

之间莫有虫子(重字)现。

一声二声我说平, (指汉语拼音中的一声和二声,如烟YAN1,言YAN2)

三声四声他言仄。 (指汉语拼音中的三声和四声,如眼YAN3,燕YAN4)

上句我用仄作尾,

下联他以平来结。

三平尾,三仄尾, (指上联或下联中,最后的三个字)

对联忌讳不可要。

一三五位可不论, (一三五,指上联或下联中,排位是奇数的字)

二四六字巧分明。 (二四六,指上联或下联中,排位是偶数的字)

一三五,

天下汉字任我用。

二四六,

他说平来我说仄,

他说仄来我说平。细敲平仄费心机,

朗朗上口成好联。

对联是由两串等长、成文和互相对仗的汉字序列组成的独立文体。创作对联、欣赏对联,都必须懂得对联的格律。格者,形式也,指字词对偶、句子法格、节奏等;律者,音韵也,指平仄排列之规律。换句话说,对联的格律就是根据对联自身的特点,对字句、对偶、平仄、句式、句型和上下联相关各个方面之组合方法的格式规律。对联的格律要求极严,对仗严谨。

对联的基本格律,离不开如下六要素:字句相等、句式相称、平仄相谐、词类相当、结构相应、内容相关。

字句相等。除了有意空出某字的位置以达到某种修辞效果外,要求在同一联中上下联字数必须相等。因对联有单句、双句、多句之分,上下联不仅总的字数要相等,每个句子字数也要相等。当然,字句、字数要求相等不是单纯的“凑字数”,还要求句子语意完整。

句式相称。一个完整的句子所表达的语言,是由多个字词和词组构合而成的。在句子中,一个单词或词组是一个音步,也称“节奏点”。对联句子的“句式相称”,要求上下联节奏一致,如我创作的对联“苍山玉水云峰碧;洱海金花雪月光”,上下联均为二二二一句式,而对联“冬临树未老;秋至叶方红”则上下联同为二一二句式。

平仄相谐。对联与其他文体的区别在于结构,对联结构是声律结构,不是语法结构,亦即句内和句间的平仄序列关系。对联讲究用字的平仄声调,而平仄是根据汉语声调的高低升降归纳起来的,平声即高且平,包括阴平和阳平;仄声就是不平,包括上声、去声和入声。一般来说,上联末尾一字用仄声,下联末尾一字必须是平声,也即“仄起平收”。在对句中,通过平仄的巧妙安排,构成了对联的优美节奏,平仄两类声调交替使用,使音节和谐而有变化。要想使对联声律优美,就必须巧妙地运用平仄的交错与对立,才能使节奏铿锵有力,吟读起来自然心生曲韵、琅琅上口。在对联的一个句子中,平仄是相互交替的,多数是两个字构成一个音节,平仄在两个句子的同一位置上,一般是相反的。有时因为内容关系,只要不影响和谐,对联中的个别平仄也是可以变化的,凡平仄不依常规的句子,就叫拗句,可以采用变通办法加以补救,把平仄变一下,就叫“拗救”。所以自古以来,就形成了一条规矩:一三五不论;二四六分明。律诗和对联都是如此。

词类相当,这是对联“对偶艺术”的精髓所在。即上下联相应的字词要用实词对实词、虚词对虚词。具体来讲就是名词对名词、动词对动词,形容词对形容词,副词对副词,数量词对数量词。如我创作的石圭小学校门联:“石堡孵成千只凤;圭河育出万条龙”,联中相应的“石堡、圭河”为名词,“孵成、育出”为动词,“千只、万条”为数量词,而“龙、凤”为名词。

结构相应,是指出句在句法上按怎样的语法组成的,则对句组成语法必须相同。即主谓结构对主谓结构,动宾结构对动宾结构,偏正结构对偏正结构,联合结构对联合结构,介词结构对介词结构,动补结构对动补结构等。比如我的对联“守住基层阵地;善和邻里乡亲”,上下联都为动宾结构。

内容相关。对联不仅要求对偶,而且上下联的内容必须彼此关联,使之互相映衬、对比鲜明,共同表达一个主题,以达到相辅相成或相反相成的效果,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。当然,上下联不能“合掌”,即上下联所表达的意思不能相同。如旧时商店通用春联“生意兴隆通四海;财源茂盛达三江。”一联,平仄合律,对仗工整,很受商界欢迎。但深入研究就会发现,“通四海”,“达三江”是一个意思,有“合掌”之嫌。最理想的对联上下联是若即若离,下联比上联更有份量,或递进、或转折、或顺承。通过上下联的关联共同勾画事物的特征、性质、状态来反映人们对事物的认识和态度,以达到发人深思、给人回味无穷的享受。

对偶,是一种修辞手法,对联的最根本要求就是对偶严密。

一字属对法

天类:

风,日,霜,月,烟,雾,雷,雹,春,夜,年,暑。

雨,云,雪,星,露,霞,电,虹,夏,朝,岁,寒。

地类:

山,石,河,海,城,邑,乡,路,溪,沼,波,岸。

水,泉,井,江,市,田,野,桥,谷,池,浪,滩。

人伦:

男,祖,妻,弟,宾,圣,农,死,穷,面,头,目,身,智,孝。

女,孙,子,兄,主,贤,士,生,富,心,足,眉,手,愚,忠。

物类:

冠,带,珠,斗,刀,剑,灯,帐,茶,草,松,杏,梅,马,禽。

履,衣,玉,升,尺,枪,镜,帘,酒,花,竹,桃,菊,牛,兽。

二字属对法

天文类:

春风,白日,风剪,三星,煮雪,雷鼓,花朝,九夏,丁年,菊月。

夏雨,青天,月轮,十雨,餐霞,雨铃,谷日,三冬,午夜,梅天。

地理类:

山腰,蜀道,黄浦,榆关,济北,金井,岐山,剑阁,西江,雁门。

水腹,秦关,赤城,梓里,淮南,玉溪,渭水,炉峰,北海,鸡泽。

人伦类:

桥父,荻母,茶神,奇侠,农夫,织女,红玉,白眉,云鬓,口禅。

芥孙,梅妻,酒圣,逸民,士子,针神,绿珠,黄发,雪肤,牙慧。

器物类:

缁衣,衾角,琉璃,玉杯,红笺,棘矢,秧针,芍药,鹦鹉,吴牛。

赤舄,帐眉,琥珀,金珥,白简,桑弧,稻剑,茶蔗,鹧鸪,蜀犬。

三字属对法

天文:

风吹花,月移栏,看花日,烟初散,含宿雨,嫩霜寒,桐花雨,月满湖,歌风曲,彩虹垂,清和月,百六辰。

日照树,云出岫,斗草天,露未乾,带朝霞,香雾湿,楝花风,星临户,咏雪诗,晴日映,料峭天,重三节。

地理:

山有色,水如烟,榆塞外,十二衢,松菊径,杏花村,波澜阔,傍山城。

水无声,涛似雪,柳城东,三千界,薜萝泉,桃叶渡,岛屿深,临水泽。

人伦:

花君子,子象贤,丸熊母,入幕宾,弹冠客,赤松子,颖士奴,贤避世,气吐云,腰舞柳。

酒圣人,孙绳武,挽鹿妻,升堂客,进履人,黄石公,康成婢,士居贫,心捧日,舌生莲。

器物:

芙蓉带,挂壁冠,金步摇,珊瑚网,楼青笔,流星矢,花阴浅,玉关柳,蔷薇露,越瓜凉。

薜荔裳,寻山屐,玉条脱,琥珀杯,飞白书,偃月刀,草色深,金井梧,茉莉霜,吴藕嫩。

四字属对法

天文:

风吹槛外,渡口绿烟,春风舞柳,踏雪溪桥,微雨淡云,有风伏热;

月照窗前,溪头红雨,夏雨喧荷,迎风水榭,晓风残月,无雨冬晴。

地理:

万顷波光,埋盆作池,绕城水绿,风皴麦浪,三径苔痕,山色迎眸。

千山雨意,叠石成嶂,排闼山青,雨洗松岚,一庭树影,水声入耳。

人伦:

男羁女角,舍肉胎母,谢隐东山,才储国器,苏妇题图,白手成家,舌翻三寸。

妻织夫耕,含饴弄孙,韩瞻北斗,寿冠耆英,宓妃赠枕,丹心报国,肠荡九回。

器物:

冠裳毕集,舞扇歌衫,屏围芍药,紫云割砚,跃马横戈,菊泉汲酒,hj吟诗,霜侵橘熟,花鸟和风,狐知集腋。

履舄交加,耕蓑钓笠,帐暖芙蓉,红雪飞笺,闻鸡舞剑,槐火烹茶,紫芝作饵,雨绽梅肥,草虫冷露,象戒焚身。

五字属对法

天文:

日照花为锦;风吹柳似丝。

凉风桑叶岸;细雨菊花天。

雪尚晴时积;星从曙后孤。

水高春雨足;山杂夏云多。

暮烟明月黯;残雨夕阳收。

细雨重阳菊;和风上巳兰。

晴窗逢谷日;雨径记花朝。

蝉催残暑去,雁带早凉来。

地理:

水落鱼龙夜;山空鸟鼠秋。

山昏函谷雨;水落洞庭波。

白水千层浪;青山一片云。

云堆山径仄;雨涨石桥平。

天势回平野;河流入断山。

江声通白帝;山势入青羌。

岫石苔缘绿;江村叶落黄。

山家潜豹雾;海国靖狼烟。

人伦:

旧谊酬宾主;新妆拜舅姑。

鸡鸣修子职;燕翼贻孙谋。

北漠孤臣梦;南陔孝子心。

宦游妻子远;乡梦弟兄多。

阮籍生涯懒;嵇康意味疏。

红裙沾越女;翠袖醉吴姬。

色艳梅侵额;毫轻碧展眉。

长贫惟祝健;渐老不禁愁。

器物:

径晚红粘屧;林深翠湿衣。

弹冠登仕路;曳履伺侯门。

字弈摊清簟;看书照短檠。

横刀奇侠传;舞剑大娘行。

野店人沽酒;邮亭客唤茶。

麦香吹饼饵;花暖卖饧糖。

夜宴喧桃李;晨游静芰荷。

暖红烘橘市;寒碧湿菱塘。

碧水双鸥静;青山一鹤归。

哀声猿入峡;渴势骥奔泉。

六字属对法

天文:

月照芸窗冬暖;风吹草阁夜寒。

春冶东风旖旌;夜深北斗阑干。

月落天光送曙;冰消地气回春。

树榇残霞画稿;花含宿雨诗情。

小院栽花剪雨;深山采药锄云。

槐密山庄避暑,蓼疏水国知秋。

地理:

春水浅蓝一色;夏山浓翠千层。

一点山青螺髻;三篙水绿鸭头。

日落江声带湿;风来海气含腥。

窗外青山远绕;岸边白水长流。

人伦:

名士弹冠白屋;鄙夫曳履朱门。

名重薛家三凤;位分荀氏八龙。

屋庑伯鸾夫妇;池塘灵运弟兄。

虢公国之唇齿;祈父王曰爪牙。

天赐汾阳贵寿;人称李邺神仙。

进学三苏轼辙;登科二宋郊祁。

器物:

革履山衣隐逸;花冠月帔神仙。

酒容磁杯竹叶;诗家纸帐梅花。

里社执刀宰肉;侯门弹铗求鱼。

赤水求珠遇合;蓝田种玉因缘。

红蓼丹枫入画;碧梧绿竹招凉。

鱼戏碧擎莲叶;蟹肥黄绽菊花。

倦鹊绕枝知冻;飞鸿涵水带秋。

山黯荒郊射虎;水沉远渚燃犀。

七字属对法

天文:

星稀月落长天晓;日暖风和大地春。

残月晓风杨柳岸;淡云微雨杏花天。

烟销皓月临江浒;日出晴霞亘海门。

雨过平添三尺水;风寒为勒一分花。

玉柳风斜寒食节;银花月朗上元宵。

桐叶枣花风四月;蓼洲苹淑露三秋。

地理:

苍松古树山家屋;红蓼疏花水国天。

苍龙半挂秦川雨;石马长嘶汉苑风。

山径烟浓迷栈道;海涵雨急荡楼船。

云边路绕巴山色;树里河流汉水声。

帝京西望诗吟杜;王室东迁政失周。

晓月征夫催野渡;秋风谪宦梦乡关。

人伦:

孙子曾玄分族谱;舅甥伯叔列封圻。

逢友鞠躬双握手;呼朋促膝两谈心。

天钟异遇唐三侠;世纵清谈晋七贤。

晚风鼓急喧红玉;秋雨楼空感绿殊。

老来岁月看腰脚;身外云宵付羽毛。

器物:

衣冠济楚威仪美;杖履优游岁月闲。

山衣草履渊明趣;缓带轻裘叔子装。

宝鼎添香红袖女;珠帘说偈雪衣娘。

花砖昼永分簪笔;画烛宵凉快读书。

红飞帘外花频落;绿映窗前草不除。

双鬓秋霜留菊傲;满身夜月纳荷凉。

林鸦落日红三面;野鹤闲云白一行。

残堞草莱嘶石马;故宫刺棘访铜驼。

上列属对法,大都为工对(狭对)的典型范例。它要求上下联文,除形式,平仄符合对联规则外,还须要内容范畴的一体性,初学撰联的同志熟读和领会本文章节的要领,是大有裨益的。下面逐一说明。

所谓一字属对法这种形式,一般说来是不能成为一副对联的(个别例外),这种属对方法实际上是说明对联中单一的词或词组的属性(类别),同另一词组含义相一致(有部分伴有比较或相反意),如,智对愚,穷对富。也有相辅辞意的,如,月对星,山对水(名词类)。一字属对法分动词比较级,名词并列级。两者都要求属性相同。

二字属对法的规则,亦须按天文,地理,人伦,器物等词的属性来对,如:菊月对梅天,奇侠对逸民。这里的“奇”和“逸”均属形容词,一定要和“侠”和“民”等名词组合起来,才能成为完整的“词组”。

三字属对法:一般是由动词和名词组成,如:“看花日”对“斗草天”。“看花”、“斗草”都是动宾词组,分别修饰名词“日”与“天”。名词与名词也能组成三字对,如“桐叶雨”对“楝花风”。三字对较二字对的内容更为完整。

四字属对法:一般由两个复合词组组成,如:“晓风残月”对“微雨淡云”,“千山雨意”对“万顷波光”等。这种对仗方法在楹联学中被称为顺意对,因上下联文的内容是一致的,这种对仗方法也称正对。

遴选联的上下联,各表示一种取舍,在上联中肯定取,则在下联中就舍。再如“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。”要注重联文结构的逻辑关系。再如吉鸿昌的一副“松间明月长如此;身外浮名何足论”的自勉联,用“松间明月”和“身外浮名”来作比较,联文作者

以“松间明月”为可取,而以“身外浮名”为舍,这里一经取舍,遴选过程即告完成。

5.目的对:

板凳要坐十年冷;文章不写一句空。

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教授的这副自勉联,从字面上看,好象是两句不相干的话,一经分析,始觉其中自有内在的逻辑关系。旧时治学、修行的人常用“面壁十年”来表明自己的潜心追求、刻苦钻研,只有经过“十年寒窗”的苦读,坐了十年冷板凳,才能学得书中真谛,因为联又讲究韵律,故将“要坐十年冷板凳”写作“板凳要做十年冷”,“冷”字是仄声,故而把它调正到字尾,是为符合对联的规则。这副联的主语是“文章不写一句空”,而要达到这个“目的”,就必须刻苦学习,坐十年冷板凳。

对联的“联”字,即是对联逻辑关系的最典型的“前题”,如果对联内容“联”不起来,根本就不能成为对联,又因为对联的字数少,篇幅短,不可能引用逻辑论理程式,从论据、论证、递进、对照等过程的推理,所有的逻辑关系,都包含在短短的联文中,就象数学公式一样,一系列演算公式被省略了,而只留下了“得数”,对联中所有论证过程,都是以不公开手法完成的,这就要求撰联者,在构思联文时,要具有高度的逻辑概括能力,熟练地掌握制联结构的整体性,以及上下联文的逻辑性。只有这样,才能撰写出逻辑性强的佳联。

 分享到
  支持(0) | 反对(0) 顶端 底部
<上一主题 | 下一主题 >